大埔网 大埔网 大埔旅游 游在大埔 旅游攻略 查看内容

大埔:深山中的桂林 客家的香格里拉

2012-2-6 16:53| 发布者: 大埔网小新| 查看: 49268| 评论: 0

摘要:  不知转了多少个圈,走了多少座山。车在山间忽上忽下,人整个是晕的。突然到了某个山头,面前豁然开朗,定睛一看,原来是多了一江水。江水依山而走,两边凤尾森森,间中小舟渔夫游来荡去,硬朗的岭南深山中好像凭空 ...

熙熙攘攘的人群
熙熙攘攘的人群

  古镇尽头的码头叫“河唇码头”,这里视野开阔,水清沙幼,汀江水绿,渡船来往不息,对面万竿翠竹,像一幅天然的水墨画,坐在一个卖茶的小亭子里,江风浩荡,一时竟觉得自己要成为画中人了。古镇上随处可见金粉翠绿的木雕狮子,而墙上的大标语也雄风犹在,时光洗刷之下,一切都和平相处,隐隐约约,叫人顿时生出一种时光流转之感。茶亭右边高处有一间临江的木头旅舍,样子虽然已破败不堪,但位置极好,我们都笑着说,如果以后大埔为人所知,来这里旅行的人多了,倒不如把这间旅舍买下来,建成一座旅馆,天天在这上面喝茶看着水,人生最快活也不过如此了吧。

  客家民居 古风犹存

  海德格尔说:人应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那么在大埔,则随处可见纯中国式的诗意气息。无论巨宅,还是小楼,随处可看并且颇有看头。有时候车行半山,偶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远处深谷之中或高坡之上有一处宅子,绿树翠竹掩映下,白墙青瓦格外显眼,再薄薄地笼着一层雾气,是炊烟或山雾,倒像是亲眼见到了世外桃源的所在。

夜晚的文艺表演
夜晚的文艺表演

  大埔县委宣传部的一位干事对土楼颇有研究,欣然陪我们前往探访。他告诉我们:大埔几乎囊括了我们想要见到的任何一种客家民居形式。华丽高贵如客家圆楼、方楼、走马楼、半圆楼和围龙屋,简朴实用如小户人家住的“三堂屋”、“下山虎”和“锁头屋”, 在这里都可以找到。谈起大埔民居,他说懂行的人常常会说起 “四点金”、“走马楼”、“五凤楼”、“纵列式多杠楼屋”、 九厅十八井,风水、龙势、坐向,花萼楼、泰安楼、衍翼楼……初听了是一头雾水,不过他说听不懂也不要紧,对于访客来说,重要的不是去确定楼的年代、构造或者建筑形制,而是每一座楼背后的那段故事。

  客家人爱为自家楼房取名字,每一个名字基本上都代表了一家的家风,表达了每一家人对生活的独特感悟。“德馨堂”、“爱兰居”、“守成楼”,是老人的殷殷叮嘱,也是年轻人自律的准则。不管贫家富户,一概如此。这种风俗曾在中原盛行,但是现在中原已无踪影,倒是在这万山丛中的大埔保留了下来,甚至新起的新式楼房都是如此,可见古风犹存。

  客家人传统是“挑担挽索”都要让子女读书,读书风气很盛,家家都有读书郎,山多地少家穷,所有的希望都在读书郎的身上,读完书便要出门谋取前程,这一去就是几万里,到南洋到旧金山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赤着脚板走出去,若干年后,有的人沓如黄鹤,可家里人也接受,人世间的际遇如浮云一般不可确定,怎么能苛求呢?能回来的,多半是好消息,大埔人在外面扬名,最高兴的还是家乡人,大埔人详细地记着到清代大埔总共出过翰林15人,进士58人,举人298人,而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杨振宁博士就曾经说过:“大埔,是出总统的地方!”总统是谁?新加坡的李光耀就是其中之一,南美圭亚那总统张西瑟也是大埔人,还有茶阳“父子两进士”,百侯“一府三翰林”的牌坊与宅子,无不显示了大埔绵延不断的求进文化。

  肇庆堂 记录一个家族的沉浮

  一座宅子的命运,就是一个家族的命运。肇庆堂里显然有太多令人感慨的命运。

斑驳的印记
斑驳的印记

  肇庆堂位于离百侯镇不到1公里的地方,在公路上看过去,高楼洋派,府第辉煌,楼如高贵淑女,堂如静默君子,一中一西,卓而不群。肇庆堂的故事属于一户姓杨的人家,故事始于大埔杨敬修的三儿子杨荫恒,他年方双十就到汕头经营药材,终成一代富商。像大部分的客家人一样,有了钱,他便要回家起房子,而且还要建一座最美最新的房子。建房时大部分的石材、木料都是他不远万里从海外购进的,他还从福建、江西和潮州请来精于建筑、雕刻、绘画的师傅。巨宅建筑历时三年,花耗银元无数。据杨荫恒长孙杨振铎老人回忆:小时候,奶奶汪玉告诉他,做屋用去8万个光洋,结账时,无法一一计数,干脆就用簸箕计量;乔迁新居那天,鞭炮不知放了多少捆,一脚踩在地上,红纸碎屑几乎到了膝盖。


鸡蛋
2

鲜花

鲜花

酷毙

漂亮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