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网 大埔网 大埔旅游 游在大埔 旅游攻略 查看内容

大埔:深山中的桂林 客家的香格里拉

2012-2-6 16:53| 发布者: 大埔网小新| 查看: 49269| 评论: 0

摘要:  不知转了多少个圈,走了多少座山。车在山间忽上忽下,人整个是晕的。突然到了某个山头,面前豁然开朗,定睛一看,原来是多了一江水。江水依山而走,两边凤尾森森,间中小舟渔夫游来荡去,硬朗的岭南深山中好像凭空 ...

  豪宅的落成,风光一时,声名远扬,威震十里。但这座大屋落成仅仅十年,杨家变故接踵而来。1920年,杨荫恒的长子杨焕枢被饶平的土匪绑架,虽以100块大洋赎回,但不久后即患重病早逝。不久,劳累过度再加上丧子之痛,48岁的杨荫恒也去世了。继承这座房子的是杨荫恒的幼子杨河枢,杨河枢对生意兴趣不大,他热爱美术,曾在上海美专求学,学成之后,他与汕头女子中学校花顾舜华结婚。两人恩爱非常,因为家道不错,所以他们常常在汕头与大埔轮流居住,美丽的顾舜华为杨家生育了六男六女。可惜好景不常,当时兵荒马乱,杨河枢又不善经营,为了维持生计,他们开始变卖首饰、贵重的家产,汕头的房屋变卖之后,杨河枢便带着一家人回到大埔,因为在美专读过书,他成为百侯中学的一名老师。

街头玩耍的孩子
街头玩耍的孩子

  如今的肇庆堂尚有两户人家,顾舜华老太太最小的儿子、年届半百的杨振昌一家几口在此长住。杨老先生果真是大家之后,待人接物儒雅非常,他闲时品茗养兰,有人来访时便领人参观一番,看看他在偏屋之内整整一面墙壁的老照片,讲讲老故事,这些照片上都有他手写的图片说明,而白纸上写着大哥二哥三哥大姐二姐的通联电话。老宅陈旧,虽然经过大修,但依然破败,新旧杂物,落满灰尘,叫人最感叹的是九十年前镶嵌在屏风门上的彩色意大利玻璃依然透亮,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炫丽的光芒。      

  巨宅便能荣归 小楼也能自足

  大埔是出了名的客家民居的博物馆,几乎所有的客家民居式样在这里都可以找到。整齐划一地以一种紧凑、严实、封闭的格局表现出历史上客家人独特的生存环境,以及和谐、平和的生活方式。

一只“红杏”出墙来
一只“红杏”出墙来

  走遍大埔的阡陌小路,无论是深山中还是稻田内,到处是古朴庄重的宅院,大的小的,方的圆的,代表着大埔弟子多年漂泊在外的命运,可是无论哪种际遇都好,他们都会回来,巨宅便能荣归,小楼也能自足。

  大埔有这样一座“小楼”——泰安楼。小楼不小,甚至可称为“大埔第一楼”,但因为主人的祖上没有做官,便有了建楼的一段曲折故事。泰安楼石制方形,干净整洁,颇有点现代建筑的味道。整个楼四四方方,疏朗大方,至今保存完好,还有好些人家在此居住,一问,全都姓蓝。整座楼热闹而不拥挤,三层巨大的方形楼房把主体平房环抱在中间,形成楼中有屋、屋外有楼的格局。虽然是这么多人杂居的大围楼,但楼里却比北京的大杂院要干净得多。所有洗刷粗重的活儿均在天井完成,沟壑宽大,厕所设在楼外,这里颇有现代房屋的布局思想,厨房与住房隔开,右侧天井有口水井,井水清澈可口,现仍可饮用。住客站在楼上,上可看云色变幻,下可观家人动态,静下心来,似乎还可以听得楼板间咚咚的脚步声。

美丽的梯田
美丽的梯田

  从泰安楼出门时不要忘记回头一看,楼的大门非常独特,远看如虎头,近看是一座雄伟的门楼,再细一看,这楼门并没有出来,原来是镶嵌在墙上的。原来蓝姓祖先原来是做生意发家的,那时没有功名不能建门楼,可是这难不到精明的他,他灵机一动,就在墙里建了一个,既没有犯规,又满足了一点儿小小的虚荣心,这就是所谓的打擦边球吧。隔着两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仍可体会到昔日主人蓝少垣的得意之情。

  最让人感动的,不是巨宅大屋,而是在大埔随处可见的小亭子和小桥,这些小亭子都由人捐助,供路人停憩之用,在山路间,小路旁,一座座小亭子像一个又一个停顿号,显示了古风之中最温柔淳厚的一面。乌鸦反哺,羊羔跪乳,无论你在这人世间有多么匆忙,多么繁琐,多么矛盾,多么沉重,总有一些最简单最纯粹的东西在等待着你的回归。

123

鸡蛋
2

鲜花

鲜花

酷毙

漂亮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