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求职群

遗忘

已有 716 次阅读2007-3-20 13:26 |个人分类:情感天地

刻意地回避开很多事,愿意忘记的,不愿去记起的,知道只有这样我才会快活,才能每天早晨醒来又觉新的开始。生活不再冗长,不再感到是无谓的虚耗。可回避的杀伤力,我竟从未想到如此之大,它毫无选择性,让我不得不抛弃另一些我本不想放掉的事情,而当忘却不留神间打开了一个缺口的时候,那种爆破性更超出了我身心承受的范围。我遭受着撕斗的痛苦,自己与自己的拼杀。我明白到回避并不等于忘记,越想回避,就记得越清楚。
  可我毫无办法,只有这唯一一种愚蠢的方法能让我得以暂时喘息的机会,让我拥有哪怕是一瞬的安生。这种看似充实满足的生活却实质的空洞无物,就像徘徊在人间的孤魂野鬼,满无目的,人软软的,好象缺了什么的支撑,随时会倒下来似的。不知道往哪儿去,不知道该怎么走,寸步难移,只得站在原地,四周环顾,迷迷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晰。
  我知道我是喜欢他的,可我不愿再前进了,而这个想法却又异常坚定。大概因为想永远和他在一起的意识更为坚决罢了。可能只有保持这毫无关系的关系,才是得到我梦想唯一稳妥的办法。我承认我的懦弱,害怕收拾残局,害怕得到后的失去,更害怕根本得不到的痛楚,所以只有这样,不再会失去什么,不用去畏惧什么,虽然多少心里总有些许不甘心,甚至是很大程度上的,但我还是满意这样的,我可以不用日夜考虑,胡思乱想,计较怎样才能占有完美,以至于刻意设计他,正因不用多想才不乏轻松。有些时候,我似乎怀疑起他的存在,两三天里我会忘记他,一丝一毫不能记起,如果按这样的进程下去,我肯定我可以放下这纠缠不休的感情。可偏偏就这么奇怪的巧,巧得不合时宜,巧得令人憎恨。一个陌生人的背影,一件似曾相识的往事,都让所有封闭的关于他的记忆从脑中涌出,无法收拢。他孩童般的睡姿,他专注的眼神,他随意抚弄过的头发,在短短几秒钟里,这一切全浮在眼前,回想与现实世界交叠在一起,成为两个空间,压在我的身上,让我两腿发软,担心随时都有跪倒的可能,我只好闭上眼睛,关闭与现实的通道,任自己在回忆里穿梭,它们像电影一幕幕的重演,却又凌乱不堪,我却无能为力,既不能不去想,又不能将它们彻底遗忘在某个角落,像扔垃圾一样轻意,只好重新把它们拼装完整,一遍又一遍,经过这样反复的过程,只有更加深了这一层记忆。可笑的是原想忘记的,却反而记得更牢固了,自作自受了吧,只好抿紧嘴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随眼泪肆意流淌。泪干了就不会再有了,想念多了也就无所谓痛了。
  可我还是没有练到这个境界,依然会痛依然会哭,令人欣慰的是,泪渐渐少了,痛慢慢轻了。该遗忘的也还仍旧保存着。但我懂的,真的懂的,懂这些该何去何从,懂该如何处理那些残存的记忆碎片。
  忘记或想起又有什么关系呢?忘记如果是为了更好记忆的话,那也就无谓回避了,既然这样,该留的留,该走的让它走罢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