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大埔求职群
搜索
精彩推荐:下载手机客户端
查看: 7125|回复: 1

大埔红色革命故事《烧不毁的通讯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7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埔招聘网
本帖最后由 客家埔缘 于 2021-2-17 20:10 编辑
; N/ q' O5 u' D% U0 o5 S4 U" B$ F& Y" c+ O% |
烧不毁的通讯站
(客家埔缘:搜集整理)
      本故事描写大埔茶阳太宁通讯站的张伯姆与敌人斗志斗勇的故事。
(一)
      早在1926年秋,党便在大埔播下了红色种子;首先在大宁组织了农民协会。从那时候起,三十多年来革命斗争一直没有停止;在这漫长艰苦的革命斗争岁月里;无数革命同志前仆后继流血牺牲;无数支持革命的群众在敌人的重重封锁下出生入死地送饭运粮……为我们留下了写不完的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诗,传下了讲不完的革命故事。这里,我把群众讲的许多故事中,记录其中一个通讯站的一些片断。
      大宁北坎头山脚下,一片终年翠绿的松林下边,有一单家独屋——张屋,屋不很高很宽,仅有三间正堂和右边二排横屋,这就是三十多年前革命斗争一个通讯站。这座房子不知被烧毁了多少次和重修重建了多少次,屋后面的大树林不知穿过多少子弹;去年大闹钢铁时许多大树还带着弹痕进入钢铁厂。门前屋后的土地上不知洒过多少同志的鲜血;更数不清楚有多少同志在这屋里吃过饭、住过夜,有多少书信、党报从这里转送出去。
      三十年前,这座屋里住着一个中年农妇罗随,因为她的丈夫姓张,后来大家顺口溜地叫她张伯姆。她生下一个儿子张求贤,和一个女儿,那就是解放后北坎头的生产队长张添娣,是讲这条故事的人之一;是这个故事最好的见证人。
      张伯姆很勤快,每天晨鸡报晓就起床上山砍柴割草,回来吃过早饭又下地干活,差不多一天可以干出三天的农活,经常是整天的生产在一个上午就做完了。晌午之后,她常常是要打扮一番,看样子有时是去拜神赴会,有时是去探亲访友;她一去,就说不定是那个时候回来,有时是拖着周身湿雨回来,有时是半夜三更跌跌撞撞进入家门。
      一天下午,张伯姆穿上一身蓝衫裤,手里挽着小花篮儿,看来很象个回娘家的媳妇。她盘过高山峻岭,穿过茂密的树林往鸭麻坑、山前岭走去。到了大松树下的山神伯公面前,向四周巡视一番即装着焚香拜神的样子,搬开大树下的石头,取出一个小竹筒再换进一个同样的竹筒走了。
      回家道上,夕阳射穿了山林,百鸟吱吱咕咕地返巢归林。张伯姆正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忽然前面走来了三个穿着便衣的家伙。张伯姆一看便明白了一切;她想绕道回避,但已来不及了。
      “你是干什么的?”带头一个满面横肉长密胡须的家伙问道。
      “家里小孩生病,去拜拜伯公求山神保佑。”张伯姆从容地回答。
      “这么晚还拜什么伯公!你家在哪里?”
      “就在前面。”张伯姆机灵地对答。
      “前面!前面。是什么乡,什么村?”那个家伙挣着凶恶的面孔大叫,其他两个早已拔出手枪指向张伯姆胸前。
张伯姆想:如果说出了原来的地方,这班家伙一定追个不停不肯放手,但如果稍说错半句露出破绽,大事情一定暴露。人被捕牺牲倒是小问题,就是情报千万不能落到敌人的手中。
      “我家就在山前岭。”张伯姆一口咬住说。
      “你叫什么名字,家里有什么人?”
      “我叫罗幼珠,家里有父母、丈夫、儿女六口,生病的小孩是最小的一个,今年才五岁。”张伯姆对答如流,就是最狡猾的那个胡须头也没办法再追问下去,只好把小篮子里的一些“祭品”拿了就走。
      张伯姆大大方方地往原来道路走着。走着,走着,有时故意使衣服挂上荆棘,借此回头看个究竟。走不上两里路,在快到山前岭三岔路口上,发现那三个家伙紧紧地跟上来了,她立刻迈开大步往左边的小石路上走去。到了山前岭,张伯姆看见门前一个身穿破烂的老伯伯在破木柴,便先使个眼色叫一声“爸爸”。
      “啊,……”那个老伯伯虽然不是我们的通讯员,但是对革命事业他是积极支持的,他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胸有成竹地说:“还不快快回家去!”
      “孩子怎么样了?”
      “还发高热。”
      “唉呀!我的孩子呀,但望天神保佑平安无事。”张伯姆双手举起拜天拜地,装得完全象个迷信职业者,支支吾吾地进入屋内。
      太阳下山,夜幕降临。那三个家伙一无所得,颓丧地回去了。
      张伯姆就在这个老伯家里吃了晚饭,并和这位饱受饥寒的孤老头谈谈生活,谈谈红军和革命,谈谈将来的美好日子。二更时刻,天上星星微光闪闪,娥眉小月早已下山。张伯姆检查了毛髻里的信件和紧缚在腰里的党报,告别了老伯出门去了。
      山高水深,流水淙淙,羊肠山道两边长满茅草小树,有些地方早已给茅草山藤拦住了去路;远山近林还不时可以听见野兽的吼叫。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的人来说,白天也难以行走,但张伯姆凭着半生人的爬山越岭经验和对这条山路的熟悉,飞快地前进,三更时刻便完成了通讯任务,顺利地回到了家。
      在那个年月里,我们闽粤赣边区的革命活动,还没有电台、电话和电报。通讯站、交通员、情报员就是最好的电报和电话,是党的耳朵和眼睛;通过机智勇敢的通讯员之手,靠他们的两只脚,不管狂风暴雨,霜冻结冰,黑夜难行,在一天之内,走过一百多里的路,把白区的工作的情报一直传送到党的领导中心——瑞金。
                                                           【未完待续】
3 o) F! b8 u- Q  y
大埔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20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斗智斗勇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帮助中心|申请删帖|大埔网 ( 粤ICP备12018854号-1 )

GMT+8, 2021-3-7 23:15 , Processed in 0.053754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