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搜索
查看: 1399|回复: 0

棍战高陂一条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3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国时期,罗永喜出生在上磜村中弱房小姓。祖辈是老实巴交勤劳卖力的农夫。在农耕劳作中和生活中受尽强房大姓的欺负凌辱的事甚多。这些事件在小小的罗永喜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

有一天,村中来了一位肩挑铜锣的中年男子。「卖铜锣囉!卖铜锣囉!……罗永喜的父亲深知卖铜锣者多属福建连城人,连城乃中国南少林寺福地,连城地域居多少林高手外出他乡卖铜锣。其父闻此叫卖声开门探视,把卖铜锣者招进屋內,杀鸡温酒以待之。

在敘谈中,卖铜锣者深感罗家乃山村老实农夫,甚同情罗家小姓弱房受尽欺辱之事,又看少年罗永喜身材长相不错,还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是习武好苗苗。在他们父子的坚决要求下,卖铜锣者同意收下罗永喜徒弟。时下举办简便收徒之仪式后,罗永喜跟师傅一起走天下卖铜锣,继而在福建南少林寺习武八年,什么点穴功、溜马功、仙人摘桃功、南拳北腿功等等我外行者说不清楚,大概功夫学得差不多了。

罗永喜在南少林出师了,高兴地告別眾师傅眾师兄弟回到上磜村。村中眾乡亲像迎宾客那样接待罗永喜。宴席中不少人要求罗永喜露一手功夫出来,让眾人开开眼界。「我在南少林寺虚度年华,什么都未学成,请眾乡亲原谅!多多原谅!」罗永喜边说边双手作揖,表现得十分谦逊。经过眾乡亲再三强烈要求,罗永喜只好做一次適当的表演。他起身离开席位走到喝茶桌边,举起右手伸出两指头往茶桌面上使劲一插。只闻「咔吱——」一声,桌面裂开了,两只手指像铁钉那样插进桌面。眾乡亲个个目瞪口呆,声声说:「佩服!佩服!」从此之后那些所谓大姓强房者再也不敢小看永喜一家了。

一九二七年夏天,烈日炎炎。青年农夫罗永喜兄弟从五家輋的上磜村光著膀子肩挑百斤重的木炭翻山越岭沿著崎嶇小道来到四十里外的高陂镇,心想木炭有个好价钱。

「哥呀!这两担木炭能卖上几个钱?」弟弟放下扁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听说上墟一担四个银圆,看看今天行情再说。罗永喜边说边用毛巾在背上擦汗。

「早上离家时,爸爸说把木炭卖了家中等著要粮要盐,別忘啦!」

罗永喜正要回话,身旁站著一位头大颈大身大肚大的中年男子手拍罗永喜的肩膀,说:「喂,老弟,这些木炭要卖吗?一担卖多少钱?」

「是,是要卖的。上墟时一担卖四个银圆,今墟一样的价钱,怎么样?」

「行!」那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用手摸摸木炭,又说:「如果有未成炭的火柴头,我不要。」

「那你双眼看分明罢了」。

老板不吱声,於是吩咐他俩把木炭挑到其厨房的一角。

罗永喜看出此是一间做餐饮业的店铺,墙脚边有三根木製打面棍。他放下担子要老板付钱。老板慢吞吞地从木炭筐內抽出一节三寸长的木炭头,说:「老弟,这不是火柴头?是什么?」

「你——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我这上等木炭没得说!你只管放心地烧。把钱给我。我急著要钱买粮买盐。」罗永喜投以盼望的眼神。

「付钱可以,一担木炭二个银圆计」。老板说著从衣袋里掏出四个银圆塞给罗永喜手中。

老板的一担二个银圆的话和老板塞四个银圆的举动惹怒了罗永喜。罗永喜双目睁大左手反掌抓住老板的右手,说:「刚才你同意了一担木炭四个银圆之价钱,我才把木炭挑进你的厨房里,如今你痴口说一担木炭二个银圆计。出尔反尔,你不讲信用,不是好老板!」

「我不是好老板?」那老板说完拿起身旁砧板上的肉刀,摆出要伤人的架势。

罗永喜兄弟见此情景,心想:老板黑心肠暴露无遗,要他的钱难了,这分明是欺侮咱山里人。一怒之下,机灵地抡起身边的面棍,说「炭钱给我。」

「要钱没门!」老板的话音未落,手上的肉刀直飞罗永喜的脑门。一剎那,罗永喜把头一侧,肉刀从耳朵边飞过去了。老板的这一举动使得罗永喜更加发怒。他抡起面棍狠狠就打,第一棍打在灶台上,灶台缺了一大角。第二棍在铁锅上,铁锅破成三五块。当罗永喜抡起第三棍时,那老板也一样操起面棍来。二人棍打棍很快打出店铺门前街边。適逢赶集日,不用几分钟,街道两边观战的人越来越多了。

那老板想著自己是几十年的老高陂,黑道的白道的朋友倒也不少,越打心越雄。一会儿,帮老板参战助威的人增至几十人,乃至上百人。眾人打一人,能说以多胜少吗?不!不是这样,从店內打到街里,从一人打到上百人,罗永喜都是假打,只是做样子而已。他没有打伤对方一人。对方个个身强力壮,使出从他们师傅手中学来的所有功夫,打得汗流浹背,气喘嘘嘘,却无一招能伤及罗永喜半根毫毛。罗永喜像孙悟空耍金箍棒那样玩面棍,棍棍不伤人。街两边观战的像看戏那样看花了眼睛。

再过半个小时,街上参战的人却有二百多了。其中不少人虎背熊腰身高一、七米,手持铁尺的、耙头的、鉤刀的、双刀的、长剑的、还有长矛的等等。罗永喜望之,心想:那些人可能是高陂镇武术馆之高徒,这下子不能再玩战法了,得真打了。那些人群中,有的迎面打来虎虎嚇人,有的人一招架身倒地,有的伏在「五家居」柱背后待机而打。罗永喜心不惊肉不跳,脸上越打越赤红,面棍打得咯咯作响。经过三招五式,倒在地上几十人,然而没有一人伤及筋骨,爬起身又参战了。打来打去,一直打到后街「南发洋行」处。有人高叫:「馆长来了!馆长来了!……。」罗永喜闻之望去,確有一人约身高一、七五米,那人虎头宽肩圆身,双臂肌肉发达,双拳像八傍的铁锤,两撇剑眉下的双眼又圆又大,两鬢下面鬍腮又粗又黑。他空手而来。人们见他来了,快快闪开一条路。罗永喜心里盘算著:这下子可能遇上高手了;惦量自己中等个子,自愧不如。他急中生智,化弱点为优点。那馆长越走越近。待二十步之遥,馆长尚未看清前面何等人物。罗永喜主动出击,一招溜马快速到了馆长身边。馆长急忙打出一拳。拳头来到罗永喜脑瓜。说时迟那时快。罗永喜动作像孙猴那样敏捷早已从馆长腋下往心臟部位插入两指手刀。只闻那馆长:「唉呦——」一声,立即蹲下倒地,脸色铁青。那些所谓高手徒弟簇拥而上,扶起他们的馆长,回武馆去了。罗永喜一个招式就把馆长打垮了。那是什么馆长?那是草头王。

罗永喜什么都不要了。回头就跑。在回家途中听他人说弟弟早已回家了,他才得以舒缓了一口气。

上磜村罗永喜棍打高陂一条街之消息很快传遍高陂周围十三乡。罗永喜声誉韵起,声威大震。
作者:罗雪平

27132617rlk4.jpg
大埔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帮助中心|申请删帖|大埔网 ( 粤ICP备12018854号-1 )

GMT+8, 2019-8-22 02:18 , Processed in 0.02851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