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搜索
精彩推荐:下载手机客户端
查看: 4619|回复: 4

[社会资讯] 大埔湖寮吴六奇墓出土陶俑、寝床、仓、衣箱、方桌、椅以及其他卧房用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5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套【陶室内生活模型】出土于广东大埔县湖寮镇吴六奇墓,包括了陶俑、寝床、仓、衣箱、方桌、椅以及其他卧房用具,是当时官宦人家日常生活的一个缩影。模型中栩栩如生的卧具、坐具、承具、庋(guǐ)具等无一不反映了当时上层贵族日常生活中家具的陈设。而图15的【明·三彩陶圈椅模型】则为陶制明器,仿照实用器机构和造型制作,椅身施绿、黄、褐三彩。这两组家具模型都是出土明器,前组为岭南地区出土,后两件为中原出土,对于研究当时日用家具有参考意义。而且,我们还可以由此推测,清初,岭南地区明式家具比较常见,但造型较中原地区敦重厚实,且坐具多采用一统碑制式,体现了岭南家具的独特风格。
7171cc5agy1g9wljxhcyjj21jk118e81.jpg
7171cc5agy1g9wlk7jfimj21jk15ou0x.jpg

7171cc5agy1g9wlow03x5j21jk15ou0x.jpg
7171cc5agy1g9wlpn92xfj21jk15ou0x.jpg
7171cc5agy1g9wlqky8adj21jk15oqv5.jpg
7171cc5agy1g9wlvy0ph9j21jk15onpd.jpg
7171cc5agy1g9wlw4iksoj21jk15okjl.jpg

大埔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5 16:01 【来自大埔网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声明:百度百科转载
吴六奇
吴六奇(1607—1665),汉族人。字鉴伯,号葛如,绰号吴钩,广东丰顺(今广东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南厢大衙)人。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嗜酒好赌,荡尽家产被充为邮卒。后浪迹粤闽江浙。在浙江海宁,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赠资遗归,并荐入伍。纠集乡勇,称雄乡里,镇压义军后成了地方军阀,被明朝廷赏识。永历帝封他为总兵。1650年率部降清,并在潮汕等地区实行“禁海策“、“片帆不得下海”,大肆屠戮潮汕海民,死难者数万人不止,因此得到顺治皇帝的破格赏赐,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太子少保、晋少傅兼太子太傅。殁后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恪。为金庸小说《鹿鼎记》中大力将军吴六奇的原型。

本名
吴六奇
别称
吴钩
字号
字鉴伯
号葛如
所处时代
明朝
民族族群
客家人
人物经历
吴六奇整天和一群酒肉朋友厮混,嗜酒好赌,很快把家产败。吴六奇浪迹于粤闽江浙一带,就是一到处乱窜的盲流。按说这样的人一般也就浑浑噩噩的了却残生了,可吴六奇却在游荡到浙江海宁时,遇到了他命中的贵人,当地名士查继佐。
结果两人酒过三巡后开始大谈人生,发现彼此简直是相见恨晚。于是,查继佐便资助吴六奇回归家乡,并建议他从军报国。
接受资助回到家乡,吴六奇将家乡中一群二流子、小混混纠集起来,一起投军。不久之后,由于吴六奇率部镇压当地起义军有功,南明永历帝封他为总兵。公元1650年,满清平南王尚可喜率军南下。吴六奇率部归降满清,被授予协镇潮州总兵。
御赐一品典式营造。其墓于大埔县湖寮虎山下,御制碑文、祭文、遣官祭葬。馀暇读书,工书法。著有《忠孝堂文集》。[1]
投顺清廷
吴六奇,广东丰顺人,明亡附桂王朱由榔为总兵,以舟师距南澳。本朝顺治七年平南王尚可喜等自南雄下韶州,六奇与碣石总兵苏利迎降。六奇故贫时乞食他郡,习山川险夷。至是请为大军向道(疑为导),招徕旁邑自效。[2]
十一年五月,潮州总兵赫尚久据城,叛寇大补程乡镇。平时靖南王耿继茂剿桂王,将李定国于肇庆。靖南将军喀喀木自江宁奉命征粤东,未至,六奇奋力守御,十月随大军进围湖州,以云梯兵克城,尚父久投井死。逆党悉平。
十一年三月,可喜、继茂并奏言饶平地接漳、潮,海寇出没。六奇率先投顺,招抚有方,其所团练乡勇皆劲旅,粮糗器械毕裕。自赫逆倡乱,六奇亲赴军前奋勇杀贼。请给衔以示激励,诏授六奇协镇潮州总兵,统兵一千驻饶平,是时海贼郑成功狡称受抚,掠泉、漳、潮、惠诸郡。
四月,贼党李增等分道饶平,大埔土贼江龙、刘道璋为内应,六奇遣本部舟师累著劳绩,所授职不足偿功,再加超擢乃以六奇为左都督。诏防御邻境盗贼。
十二月,成功率众来犯,六奇期苏利水师援剿,不至,战失利,揭阳、澄海、普宁三城皆陷。
十三年二月,六奇率所部兵攻揭阳,斫贼水营,贼毙者三千余。尽获甲。仰射城上贼渠黄廷,中二矢坠城遁入舟,六奇潜以巨舰载火器塞湖沟,贼欲纵火,载我师会火器发,贼土溃,奇舟二十以遁,败之新墟。澄海、普宁亦复。
建功立业
十五年二月,成功犯南澳,六奇夜袭之驼浦,有斩获,复随靖南王耿继茂拒却之,生擒贼将苏新、黄亮等斩于军。
十七年,叙捐造战船及御贼功加太子太保,康熙三年六月考满。晋少傅加太子太傅。
四年四月,游击邱义讦六奇匿桂王子为赘婿,又与故明崇祯通问湖广,又私开矿银与燕子山等事。靖南王耿继茂以所讦皆诬入奏义伏法。
五月,六奇病卒,先是总兵苏利既降,复叛,踞碣石,大军会剿灭之,六奇疏言:碣石既平,无须设镇,且臣乃潮人,不可久守潮土,乞调任他省。事下两藩及督提等,议未决,而六奇卒,至是平南王尚可喜疏言六奇所属泛地最为冲险,所部之兵俱投诚时随带,频年恢剿招徕筑建城堡造战船不遗余力,今既物故,其子启丰乃将士宿所推服,请量加职衔准会统率部。议总兵无世袭之例,应请上裁得旨,吴六奇、苏利同时投诚,利尚抗拒,久驻岛中六部即率属建堡筑城,驻防年久,六奇所属官兵即令伊子吴启丰管辖不为例,寻赠六奇少师兼太子太师赐祭葬如例,谥号顺恪,启丰及弟启爵皆官至总兵,启爵在琼州征生黎有功。
人物轶事
吴六奇少年时流落在凤凰山一寺院中打杂。寺里的僧人夜里教授徒弟棒法,吴六奇在旁看着就学会了。天亮僧人下山,吴六奇与其徒比试,不想失手将他打死,就自缚候僧发落。僧人让他试演棒法后叹息说:“这虽然是我的棒法,但你使得出神入化,已可万人敌了。”仍然留他在寺里。又一日,吴六奇巡夜遇虎,于是一棒毙之;又遇一虎,也毙之,用棒挑回寺院。僧人惊奇之余就对他说:“现天下大乱,你还是下山建功立业去吧。”
吴六奇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少年嗜酒好赌,以致倾家荡产,充当邮卒。后不务正业,沦为乞丐,浪迹于闽粤江浙。乞至浙江海宁时,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见吴六奇熊腰虎背,胆识超凡,视为“海内奇杰”而相邀痛钦,并赠厚资,遣其回乡。  时值明末,粤东遍地烽烟,各地起义军揭竿而起。吴六奇与弟吴标纠集乡勇30多人,练习武艺,称雄乡里。以后势力逐渐壮大,歼灭了张文斌、叶阿婆、黄海如和刘公显等义军。他又屯兵意溪,驻留隍、三河,进剿粤东,征讨福建,屡获胜利,成了独霸一方的粤东军阀。吴六奇飞黄腾达,为明廷所赏识,被桂王朱由榔封为总兵。  清顺治七年(1650)正月,明叛将尚可喜率清军征剿粤东,吴六奇率先迎降,并为响导,招徕旁邑。  顺治九年(1652),明大学士郭之奇策动潮州复明,以配合各地抗清力量。翌年三月十五日,潮州总兵郝尚久倒戈反清,各地响应。是年闰八月,清靖南王耿继茂统率满汉十万大军攻打潮州城。吴六奇率所部援助清军,以云梯协助攻城。最后潮州失守,郝尚久也城破身殉。吴六奇功勋卓著,清世祖特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命驻镇饶平,并命授剿无分疆界,隶官兵3000人。  顺治十二年(1655),吴六奇向朝廷提出了强化海防的建议。次年清廷便宣布“海禁”政策。吴六奇大治海舰,招募水师,会剿厦门,并招降南澳守将,以此打击、封锁郑成功在东南沿海的抗清斗争。  康熙二年(1663),归安(今浙江吴兴)人庄廷拢招聘名士暗修明史,后因“明史案”事发,株连了查伊璜,吴六奇竭力营救,使查伊璜得以脱身。这报恩于查伊璜一时传为佳话,清代不少大作家的重要著作都曾以此为题材加以渲染和赞扬。  康熙四年(1665),僧人邱义告吴六奇藏匿桂王的儿子并招为婿,又与永历皇帝串通及私开银矿等事。靖南王以所告皆诬,奏诛邱义。朝廷又以吴六奇及其部将邹瑞、李青、吴汉、王金和欧亮等均尽其能,封疆守御,并筑饶平、大埔和黄冈大城所西林营,又建饶平、大埔学宫及郡学明伦堂等学校。吴六奇又得康熙皇帝破格赏赐,初赐太子少保,屡晋少傅兼太子太傅。  是年五月三日,吴六奇逝,终年59岁。康熙皇帝闻此凶耗,甚为哀悼,追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格,遣官祭葬,御制祭文、碑文,赐一品典式营造其墓于大埔湖寮虎山下。  吴六奇治军之余,勤读书,喜书法,且能礼贤下士,有古名将风。著有《忠孝堂文集》。
《吴六奇书札》在《清代稿钞本》中有收录。
文学形象
时值明末清初,吴六奇开始为驿卒,留意各地山川形势,行兵布阵。后行乞于浙江海宁,遇到大儒查伊璜,引出了一段涌泉相报的佳话。这些传奇故事在金庸的《鹿鼎记》、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王士祯的《香祖笔记》、蒋士铨的《雪中人》和郑昌时的《韩江闻见录》中都有描述,可见流传之广。吴六奇后来以左都督出任饶镇总兵,因无法找到僧人,就在凤凰山乌岽顶捐建了一个太平寺,其做法是为帮助查伊璜逃过文字狱劫难。此人在历史上真的存在,但是并非像金庸写的那样。
鹿鼎记
金庸的《鹿鼎记》中大力将军吴六奇的原型、清初坐镇饶平的总兵吴六奇(1607—1665),在金庸笔下摇身一变成为查继佐的救命恩人、天地会的骨干和反清复明的积极分子。这就得说一说吴六奇与浙江海宁望族查家关系的渊源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其中的《大力将军》篇)、王士祯的《香祖笔记》、蒋士铨的《雪中人》、清代文学家钮琇的《觚剩》都有关于吴六奇巧遇查继佐并成为至交的记载。因是据传闻而记载,故多志异色彩。相对而言,《饶平县志补订》(陈光烈手稿)对于吴查关系的考证就比较可信了。书中有这么一段:“(吴六奇)弃举业袱被,游吴越,历览形势,广结豪杰……至海宁获交查继佐,继佐为浙西名孝廉,豪宕慷慨,相见恨晚,留居经年,馆谷丰腆;将归潮,痛饮一月,临发,赆以厚资。”

鹿鼎记中的吴六奇
吴六奇与查继佐的神交,在《鹿鼎记》第一回中就被金庸演绎成一段生动有趣的传奇式故事。而金庸之所以试图把吴六奇写成一位反清复明的英雄,恐怕跟吴氏与查继佐的这一层关系有关,有金庸作为海宁查家后人感情上的原因。
《鹿鼎记》说吴六奇是天地会洪顺堂的红旗香主,那是小说笔法,当不得真。实际上吴六奇的军事生涯主要就是帮助清廷平定粤东和抗御郑成功,包括招降粤东的群豪, 剿平潮州总兵郝尚久的叛变和收复揭阳断绝郑军的粮饷补给等。而揭阳之战又使郑军战将黄梧畏罪降清,受封海澄公,向清廷献剿郑五策并推荐降将施琅,为日后收复台湾埋下伏笔。
吴六奇相貌奇特,须眉偏向左,作横飞势,望之若神。他外表粗犷但心思缜密,号葛如,意为效法诸葛孔明,常以韬略自负。有一书生曾以“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讥讽他是武人,他应声说:“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可见其志负之大。
吴六奇死于康熙四年,死在袁承志的师兄——双拳无敌归辛树一家之手,由归辛树之子归钟所杀,但是归辛树一家是受到吴三桂的欺骗,所以,吴六奇实际上应该算是死在吴三桂手里。被追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谥顺恪,赐一品典式营葬。在坐镇饶平的十多年时间内,他修筑了多处炮台并督造了大批战船,还重建了饶平县城,同时重修孔庙和乡贤祠,这些措施对于保国安民和社会进步起到了很大作用。
吴六奇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如何去建功立业,但真正让后人敬仰不止的却是他豪放磊落的个性中透出的人格魅力。海宁,奇丐,雪大如掌,豪饮数十碗酒。
历史与小说家语
虽说《鹿鼎记》只是一部小说,与史实有无出入没有深究之必要,但考虑到有些读者容易犯类似把《三国演义》当作三国历史看的毛病,所以,这里要饶舌一下,试将《鹿鼎记》中的吴六奇与潮史中的吴六奇作一番比较,供《鹿鼎记》的读者参考。
首先,从现有史料看,吴六奇并未参加天地会。
尽管明末清初闽南粤东一带天地会活动十分活跃,但吴六奇游历吴越返家乡海阳县丰政都汤田乡(现为丰顺县所管辖)之后,即致力于乡村防卫活动,“寓兵于农,设团练以训习乡众,地方晏然”。并因抗击反乱集团有功,“当事嘉其能,委守丰顺营”。南明绍宗更授其为总兵官,以“舟师驻南澳”。稍后,清兵攻粤东,吴六奇为保土安民计,“率众归顺,维持封疆”,还“请为向导,直趋潮城”。此后吴氏“自南澳移驻黄冈……诏加都督衔协镇潮州”。不久,清世祖“专敕方印,俾严镇守(饶平),而援剿之权,则无分疆界”。
我们再来看看天地会的早期历史。据有关研究资料表明,天地会的雏形组织,是明末福建诏安二都九甲的一个由18人组成的集团(后人称为“以万为姓”集团),曾攻诏安二都,远袭饶平黄冈,被当时的人称为“九甲贼”、“老万贼”,这与吴氏保土安民之举显然不相容;明亡后,“以万为姓”集团归附郑成功,此后积极参与反清复明活动,这又成了吴氏的死敌。而正式的天地会组织的创建,是在康熙十三年(1674),那时吴氏已死去九年了。从这些史料来看,吴氏在明末和清初皆为朝廷命官,一心一意为朝廷效力,不可能参加在明反明、在清反清的天地会。
其次,金庸笔下的吴六奇,“人在曹营心在汉”,身为清官却暗中从事反清复明的活动,且与当时据台湾的郑成功(后为其子郑经)的干将陈近南等保持联系,这更是与史实大有出入。实际上,吴氏之所以为史学界所注意,主要是因为他在潮汕一带与郑氏军队多年对仗,并使郑氏军队在潮汕的军事行动(包括筹取粮饷)遭受重大挫折,这也是他为清廷所器重的主要缘由。以此水火不相容的情势而论,吴氏决不可能是个“人在曹营心在汉”者,更不可能与郑氏为同一阵营。
此外,吴氏是否如《鹿鼎记》(包括其他一些书籍)中所言官至广东提督,笔者手头资料无从查考。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大力将军〉篇称吴六奇为吴六一:‘后十余年,查犹子令于闽,有吴将军六一者,忽来通谒。’
根据此故事,查继佐在一庙内看见吴六奇单手可以升起庙内的大钟,并取出藏在钟内的剩饭,惊为奇人,认为他在这个乱世应该报效社会,使其异能得以发挥。尔后,中国改朝换代,而吴六奇亦在新的满清政府当官,衣锦荣归后向查继佐道谢。
觚賸
《觚賸》〈雪遘〉篇称吴六奇当上水陆提督后,款待查继佐,并送一座名为英石峰的奇石给查继佐,此石改名为皱云峰,后世誉为江南三大名石。
吴六奇墓
1962年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湖寮圩清初吴六奇墓出土。通高19-25厘米。陶质,模制兼手制。现藏广东省博物馆。墓中随葬各类俑共四十七件,分三组置于墓圹内的三个殉葬箱中。其中,左箱是一组侍女俑,十三件,均作捧物侍立状,头或梳单层平髻,或梳双层高髻,上身内著长袍,外套描金线或红色对襟夹褂,手持盏,或果盒、宫扇、巾被等,侧列于桌、床、架之间;右箱是一组庖厨俑,三件,均作袖手侍立状,头戴瓜皮式帽,上身内穿窄袖长袍,外套描金线宽短袖对襟夹褂,足穿靴,立于厨灶和炊具之傍;中箱是一组衙吏俑,三十一件,有吏侍俑、衙差俑、传令俑、仪仗俑、乐俑等,分别环立在衙座之后,身分不同,造型和服饰也各不相同:吏侍俑,头戴旗牌帽,上身内著窄袖长袍,外套宽短袖饰朱彩或阴方形花纹对襟夹褂,或缚腰带,或系朝带,足穿长筒靴,扶带而立;衙差俑头戴船形红毡帽,身著绘彩或描金线的宽袖长袍,腰束宽带,肩披坎肩,足穿长筒靴,扠手或扳手而立;传令俑,皆穿窄袖长袍,外加宽短袖对襟夹褂,头上或戴瓜皮式帽,或戴旗牌帽,或戴平顶笠形帽,分别作捧文书、捧宝剑、捧大伞和背弓矢之状;仪仗俑,服饰分二类,一与衙差同,一与传令同,均作持杖状,惜仪仗多已失;乐俑,衣著与衙差同,唯帽为瓜皮式帽,手持笛、箫等乐器。俑多加彩绘。清俑,承明俑发展而来,两者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点。这批陶俑,均为压模成形,再加刻画加工,制作精致,风格虽与明俑基本相似,但造型多有变化,人物塑造相对生动,已不似明俑呆板。再就组合而言,整批俑系由女侍俑、庖厨俑、衙吏俑等多种俑组成,与明代仪仗俑一统天下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它们基本反映了清俑制作、造型和组合的面貌。
共11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9 22:04 【来自大埔网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
上星期才去省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9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投靠满清镇压反清义军之汉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0 01:14 【来自大埔网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以前还没建文化广场,那时叫戏院,门口很多石马就是他的陪葬品。后来建文化广场后,那些石马就移到西湖公园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帮助中心|申请删帖|大埔网 ( 粤ICP备12018854号-1 )

GMT+8, 2020-8-15 10:28 , Processed in 0.085458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