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求职群

你听过心碎的声音吗?

已有 2465 次阅读2007-3-5 12:36 |个人分类:文学界

你走了,走得很潇洒,影子在我的前面,而我在你的背影后面。长长的这条街,飘来淡淡的花香,你在香氛里,走得一定很开心。我转过 身去,与你背道而驰,你说的分手的理由雷鸣一般响在我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很简单的几个中文字,我都听懂了,不懂的只是你。

  是谁说,在寂静的时光里,等了二十几年,终于等来了我;是谁说,绝不轻言爱这个字,因为它代表了一辈子;是谁说,让你燃烧, 让你想哭,让你要疼我到白头。

  在俗世里,我们相识、相知了几年。反复昨天,你还趴在我的肩上,跟我说:“让我等我几年。”你转过来,温热的气息在我的鼻子边,好真实;然而现在,你却告诉我你要和我分手。才一瞬间的折射,我便品尝了那轮消瘦的月亮。

  看过一篇文章《走过四季》说:当你把脚轻轻放在地上时,还是想着要一份称得上相对永远的感情,不是天长地久的那种,是相对的 久一点的。能够慢慢地走过四季之后,还能回首相望的那种;是过了些许年后,还能坐到一起,喝杯茶,谈谈天,然后在对望的眼神里, 还能看见对方。可是我们有冷有热的日子都走过了,竟然还是走向了离别。

  你说:“中国人的习惯,都想坐一个好位置。可是好位置不是世袭的,或是要多年的拼搏,或是有人可以让给你。”在给我打了一个很哲理的比喻后,又加了一句“我不想要芸芸众生的感觉。”倾刻,我反复听到一只玻璃瓶咣的一声,跌落在地,洒满一地的碎片,是我的心。

  你穿过刚说完的那句话,走在我的心上出去了,背影被拉得老长老长。我心上的那扇门,也在那一刻砰然关上。至此,我的心上已没 有了心,仿佛看到罗马的城墙,轰然倒塌,洒落一地的烟尘,曾是那样奢靡的帝国啊。

  有些茫然地走在街上,反复身边所有的景物都定格,然后回忆慢慢地出来。繁华的街景,收容了曾经地那么多:我习惯性地挽着你的 手腕,习惯性地走在你的右边。可一转身,你竟已爱上了别人,而哭过、笑过、醉过、痛过,竟只徒留淡淡余味在心上,不堪述说。你爱 上的那个人比我好、比我有钱,或许她能帮你解决户口的问题,但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也能帮你解决呢?
  直至不知不觉到了超市,我的手才开始温热,在一排摆咖啡的货架前,我将仅剩的几盒全部放进推车里。除了你,这就是我的最爱, 也只有它,能让我保证在一小时之内不想你。

  我拎着好大的一袋东西,晃晃悠悠地坐上了车,这是一辆公交车。我一向喜欢坐在第一排,看城市里穿行的人都在我的外面,有一种 眼看众生的感觉。看着看着,竟睡着了,下了车已是过了头目,于是再往回走,可我的第二最爱竟忘在了车上。

  华灯初上时到家,习惯性的拿起电话,随手拔出来的却是你的号码。

  那么快,你竟那么快就变了,我以为我们会谈四五年的恋爱,然后顺理成章地走向红地毯。你不等我走出你给的阴影,你不知道我还 站在你的身后,背着阳光,你连让我遗忘你的时间都不给我。

  蓝色的灯光时深时浅,从阳台望去,能看到远处深山含笑的叶子早已凋落一地。这才发现冬天又来了,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多萧 瑟、那么厚实的幸福都会变薄,待我如亲人的你都会离开,我还能相信谁,我还敢相信谁。

  我并没有大方到可以若无其事地面对你的朋友,我不敢回你的机,怕面对你的朋友,我明白。我唯一不明白的只有感情,或者我想那 是一种奢侈,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我们不该要求太多。

  曾看过一段文字,觉得真是精妙:爱一个人就是大恸之后,终于心头一片空白,你不再爱也不再恨,不再恼怒,也不再悲哀, 你心头渐渐滋生出怜悯, 怜悯曾经沉溺的你,更怜悯你爱过的那人,怜悯那份庸常,还有那份虚弱。这时,爱一个人就成了一段经历,这段经历曾经甘美如饴,却 终于惨痛无比,这段经历渐渐沉淀为一级台阶——你站到台阶上,重新恢复了高度。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